2011/05/31

媽媽的艾草湯。


開始的時候,我的口腔滿是怪異的唾液,除了重咸的方便麵和洋芋片這樣的垃圾食物以外,其他的完全沒辦法引起我的興趣。我當然知道這些不好,但還是完全拒絕不了的。當時心裡有悄悄的感嘆,假如和媽媽住得在靠近一點,也許我的胃可以更嬌縱一點了。

駱先生去泰國的那幾天,我把媽媽接來家裡。她在自家的園子裡採來了艾草,買了幾隻雞爪子,煮了這樣一碗湯給我。媽媽說,這湯本來要放的是艾草的根,挖了出來卻忘了帶,所以後來又給我挖了一些。回家以後,我照著煮了一鍋,因為沒有雞爪子,索性把唯一一塊去骨的雞腿豪氣的丟進了鍋子。

可是,它的味道完全不像媽媽煮的那鍋湯了。是我自己少放了愛心進去吧,一邊煮一邊在想,怎麼味道如此這般,完全就不對味。後來勉強喝了半鍋,剩下的半鍋都倒了。

最近吃得很頻密的是豬肝。知道我會回家的時候,媽媽就會預先向肉販要一小塊豬肝,等我回家再炒。某次說起豬腳醋心心念念,隔了一個禮拜自己忘了,倒是媽媽還記得仔細;我去買菜前給她打了電話,她提醒我買只豬腳說要煮給我我吃。於是,那個下午,一碗香噴噴的豬腳醋拌著一堆感動,骨碌骨碌滑進了我的肚子。

我猜呢,不管我長得多大,當了幾回娘,在媽媽的心裡,我應該還是個小孩吧。


有關艾草的功效可以看這裡這裡

3 則留言:

Cook.Bake.Love 提到...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个宝。。。

每个人在妈妈面前都是长不大的孩子。我无法想像没有妈妈在身边的日子会是怎样的,只是想都会哭出来。。。

•·.jeSsie sZE.·• 提到...

我喝过艾草汤,很臭很臭...请问你妈妈怎样煮的呢?看起来应该不会臭咯...

安妮 提到...

angle。這個問題我以前想過,也是想著想著就哭了出來,只是後來年紀漸長以後,好像看透了一些什麼了,慢慢也就可以釋懷了。

Jessie。我媽都是把材料直接下鍋一起煮的,真的不臭;但是,味道還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