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5/25

七點鐘。


(I)
男孩在天色微暗的黃昏時分騎上腳踏車,往女孩家的方向奔去。
一路上奔馳的車子三三兩兩,途徑的平房已經透著黃色的溫暖燈光。這樣的時刻天氣總是涼涼的,風裡還隱約飄著某家傳來的飯菜香。

男孩事先並沒有和女孩說好,只是晚飯以後看見書桌上躺著的參考書,他醒起了女孩大概有需要吧便推了腳踏車出門去。
也不是第一次了,男孩在這樣的好天氣裡往女孩家的方向奮力踩踏。
每一次走在這條路上,總是莫名就記掛起女孩的臉和她瘦瘦長長的身影,男孩嘴角淺淺勾起一抹微笑,一顆心像是泡在甜甜的蜂蜜檸檬裡面那樣漲漲的,又像是輕輕懸掛在滿是清風與花香的弄上。

(II)
時針剛剛好走到七點鐘的位置,門外便又響起了熟悉的腳踏車鈴聲。
女孩從窗口探出頭去,向男孩揮了揮手示意。
女孩家是一棟獨棟的高教木屋,屋子四周圍起了籬笆,一棵瘦長的芒果樹在屋子前方張牙舞爪。一盞暈黃的街燈孤獨站在巷口,鄰家那棵長得老高的菠蘿蜜的樹影拉得長長的,葉縫灑下了鵝黃的燈光隨風輕擺。

女孩夾著拖鞋步出屋子外,方才洗好的頭髮仍然透著涼涼的濕氣。鐵柵門沒開,女孩和男孩隔著剛剛好的距離說起話來。
已經記不清多少個這樣的七點鐘了,兩個人就這樣隔著一道門說話;女孩沒有走出去,男孩也不急著進來。女孩和男孩就這樣站著愉悅的聊著生活夢想,聊著學校裡的某些人某些事;一直聊到月亮爬上了芒果樹稍,男孩才跨上腳踏車戀戀不捨的回家去。

(III)
七點鐘的約會在會考來臨以前毫無預警的就終止了。女孩偶爾會在時針恰恰走到那個熟悉的位置時,下意識的從窗口探出頭去尋找男孩的身影,臉色始終淡漠以至沒有誰人察覺到她心裡的暗流洶湧。
女孩把情緒藏起了然後若無其事的在學校裡繼續和男孩說話,彷彿那些未曾說好的七點鐘一直都只是可有可無的見面而已。

畢業以後,男孩和女孩只通了一封信就斷了音訊。男孩常常會想起女孩甜甜的笑臉說話的聲音,也會想起自己在冊子裡那句未敢的告白然後搖搖頭笑一笑自己。
男孩他並不知道,女孩在很多年以後才不小心在她厚厚的紀念冊裡男孩留下的那一張照片背後,看見泛黃的三個字“喜。歡。妳”


這樣的天氣實在適合吃冰冰涼涼的食物。所以。我又亂亂做了一點sorbet。沒有草莓,只有買了卻不知道怎樣用的strawberry filling。所以。這是優格加果醬的組合。味道竟然還可以呢。

11 則留言:

Santorini 提到...

产前我真的很想吃凉凉的冰淇淋,无奈我的喉咙仍有脓痰作怪,注定这次我无法放肆了(上一胎临产前我买了冰淇淋来解馋),只好乖乖喝我的热豆浆。

看你写的,满满是青春年华的情愫,你现在的生活,还真的是在梦幻与现实中愉快的畅游啊!

而我,满满是一连串未知的新生活体验在等着,没有幻想也没有遐思了,希望不久后还能有渴望吃一口冰淇淋的简单欲望。

倒数中的San

鲸鱼蓝蓝蓝 提到...

嗯,这故事让我想起了日本电影<>,都是多年后才发觉,那年少时错过的遗憾~~

PynnLee 提到...

每次看到你写的东西都很梦幻
很美的想象力
给我看到心情也好美丽哦
虽然知道现实生活可能已经没有这些情况
但是真的很怀念以前在乡下的日子

樱樱美黛子 提到...

在你的文字中,仿佛看到了自己芳华年事的影子。。。

鲸鱼蓝蓝蓝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鲸鱼蓝蓝蓝 提到...

怎么回事,我要打的是"情书"电影啦~~

安妮 提到...

San。還以為妳真的去生小孩了呢。呵呵。
我哦,自從給了自己這個數字遊戲以後啊,腦子就是不斷的思量明天要寫甚麼啦。
這個哦不完全是虛構的故事。我真的曾經和兩個男同學這樣站在大門口講話講兩個小時咧。
我只是把我曾經遭遇過的事修飾得更美麗而已啦。

安妮 提到...

鯨魚。很好奇呢究竟是什麼電影啊?

安妮 提到...

Pynn。真的哦?那我要趕緊想像力發功了。明天再想個好故事。

安妮 提到...

櫻櫻美黛子。這的確是我年少經歷過的事,我只是加入了一點年少的情愫而已。事實是,後面的情節是假的哦。

歆狄娅hyen's 提到...

我就说嘛,是安妮写的呀不是转载的。她呀总能把自己的故事写得那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