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9/17

遇見兩個特別的小孩。


禮拜三在媽媽家遇見了兩個可愛的小朋友,一個是表姐的女兒阿曼達,另一個是阿曼達的男友叫蘇炯。阿曼達在英國成長,我們並不熟識,只是偶爾會從我媽那兒聽說她畢業了她交了男友了她長胖了她出國了諸如此類的消息。
上一次的見面是在五年前吧,那段記憶一直只停留在她弟弟出門騎車踏車,回來就直接到廁所的馬桶狂吐,其他的好像都忘了呢。這一次她和男友背著背包到馬六甲旅遊,很窩心的來探訪她的姨婆也就是我娘,剛好讓我遇上了。

阿曼達和我相差十二歲,青春正奔放,笑容很是燦爛。成年以後她到了中國修了一個短期課程,後又回到英國上大學,主修的還是中文呢。我後來在她的面子書看了她的照片,每一張相都掛滿了燦爛的笑,感覺上她就是一個溫柔的良善的小朋友。

至於和她同行的蘇炯其實是英國人,本名叫John。蘇炯這個名字是他在中國時,當地人給他改的,叫起來很好聽也很美。
他在成年以後送給自己的禮物,便是直飛離家千萬里之外的中國瀋陽,在那裡當起了外語老師。爾後還曾在北京生活,回國後上倫敦大學修的也是中文。
他說他接下來也許會選修福建話,說的時候有點靦腆的問不知道有沒有用呢。當時就覺得外國人似乎很愛護各種語言,連學校都在教導我們覺得很稀鬆平常的各種方言吶。

看見這兩個小朋友啊我就一直有種『可恨時光不能重來』的惆悵。在我的十八二十之時我是完全不知道自己從今往後該走什麼樣的道路的,但那樣年輕的這兩個人,幾乎不需左顧右盼便已拎起行囊上路了。
更難得的是,阿曼達竟然會在婆婆媽媽不曾相伴的旅途上抽出時間,買了月餅去探訪姨婆;似乎我們東方人的小孩在這樣年輕的時候,都沒有辦法像她那樣大方得體呢。

唸書時在獨立廣場『撿到過』一個奧地利來的男生,當時好像是二十一二歲,也是獨自背著背包上路的。看到這些外國長大的小孩那麼獨立自主,感概還是免不了的。
東方人的小孩都被罩上了厚厚的保護網,該長大的時候只能勉強及格,待人處事通通不能過關,沒辦法和上了年紀的長輩好好相處。反觀西方的小孩好像都被當成大人那樣拉拔長大的,一旦成年即成了羽翼豐滿的鳥兒,完全具備了無懼風雨的勇氣努力張開翅膀翱翔。

這樣看來,我也必須把我的小孩當成大人那樣的對待才行了。


在阿米家看見她利用烤箱烤了排骨再料理的做法,我也跟著做了。但我看漏了一個步驟,所以事前並沒有川燙過就直接醃好放入烤箱烤熟,然後再做醬汁燜至收汁就行啦。
這個方法真好,省卻許多功夫又不用被油煙纏上了,免去了油頭垢面的煩惱。謝謝阿米的分享哦。




13 則留言:

鲸鱼蓝蓝蓝 提到...

有看过张曼娟老师写的<>吗?印象很深刻,让我很感动,讲的是爸爸如何保护女儿让她展翅高飞的故事~~

樱樱美黛子 提到...

西方的教育的确比去东方的来得开放,自由些,孩子到了适当年龄统统都赶出家门学习独立去,这点我还蛮认同他们的做法.

幸福 提到...

舍得选择放手吗?很矛盾吧!

鲸鱼蓝蓝蓝 提到...

我说的那个篇章是永恒的羽翼:)

PynnLee 提到...

有时候真的可恨时光不能够从来
假如可以,我希望可以争取年轻时候
做多点事情

巧思媽咪 提到...

我常常跟我孩子講:“吃苦是一種包裝了的祝福。”

mikiko 提到...

谢谢你喜欢这个料理方式。。。我试过单烤排骨,但是酱汁不够浓稠,排骨也不够软,之后才发现要烤过了焖煮,排骨就会变得很好吃了。。我喜欢这样的料理方式,不必油炸,厨房清洁很多,省了很多清理工作,不是吗?

安妮 提到...

鯨魚。這一篇是海水正藍裡面的嗎?忘了內容了,要去找來看看才行了。

安妮 提到...

櫻櫻美黛子。對啊,好的地方還是值得我們學習的不是嗎?

安妮 提到...

幸福。妳曾經聽說嗎?放手才能獲得更多,很有道理哦 ~

安妮 提到...

pynn。我也有同感涅。

安妮 提到...

巧思媽咪。吃苦是一種包裝『不華麗』的祝福。嘿,真有意思呢。

安妮 提到...

阿米。我啊就是很討厭炸東西,所以做的菜來來去去都是蒸的煮的燒的,也因為這樣,很多需要炸的食譜我就沒辦法嘗試了。其實啊,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我就是懶的動腦筋才不會像妳那樣換個烹調的方式哦。謝謝妳的分享,我可是受用無窮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