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5/17

生活还是要继续

流感终于来了。我在阅报的时候心里有些些惶恐,一如当年的沙斯那般。

在新闻线上工作的我的朋友们,现在的心里该是五味杂陈吧。当自己没有选择的必须不断接触这些讯息时,心底某个地方必然已被不安占据。

我想起那一年,前副首相被革职的那一天,我负责编排封面。我那时的心七上八下的,刺激、紧张、害怕,伴随着老总那张有点兴奋的脸孔,不断在我心里面拉扯。

一下为了自己有幸参与一个历史而有点高兴,却又为了赶快出版印刷而紧张,然后又因为孤身在外而害怕局势动荡。

好不容易捱到下班,却在回程中被孤独的感觉淹没了。我发现周围的人都还挂着冷漠的脸,和平常的每天都一样啊,是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还是大家都不知道事态的严重性?为什么只有自己的心在忐忑?

很多年以后,我在新闻工作中遇见过许多大事件,也明白了当年别人马照跑舞照跳的心态;除非天塌了,否则日子总是得过下去的。

以其害怕惶恐,不如安稳度日。

6 則留言:

June 提到...

原来annie以前是新闻工作者哦。。
难怪你的文笔那么好。。
是在马六甲做吗。。?

annie 提到...

june,
我的文笔只是过得去而已neh~~
我的朋友写起文章来
可是吓吓叫的喔。。
我已前当的是编辑的工作,
马六甲没有的,
一定是在吉隆坡总社的。。。

June 提到...

那么你是在杂志社还是报馆。。?
辞去工作不觉得很浪费吗。。?
我只是觉得你蛮有学识的。。
呆在家太可惜了。。

annie 提到...

我以前在中国报工作,
因为上班时间是中午到晚上,
又不能每天准时下班,
到了后期我已有点累了。。。
后来结了婚生下第一个小孩,
我想自己带,
于是产假一过完就辞职。。。
那时我先生在马六甲,我在吉隆坡,
我一个人生活在那里,
每天都提心吊胆的,
所以我回来了。。。

婉君 提到...

想起我們一起打拼的那段日子,離現在的生活很遠很遠了。
可是站在新聞線上的朋友,卻還是靠得我很近。
一有大件事,我卻想到的是馬華收購中國報的時候,那晚我趕夜報日報,趕到凌晨吃完宵夜回總社駐守,還接到某某人的「警告」電話…

annie 提到...

还有立百的时候,
某人的秘书坐在老总旁边监督……
还有好多好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