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27

等待的月臺——林清玄。

桃園火車站的候車室,時常坐著一位打扮齊整的中年婦人,手里抱著一個老式皮箱,游目張望,似乎在期待甚麼。
他注意到的不是那婦人,而是皮箱,那皮箱的外表已經完全剝落了,露出皮革粗糙的粒子,皮箱四周鑲著紅銅的邊,他一眼就看出,那曾經是非常精致而且牢固的皮箱,但皮箱的那個時代仿佛已經消逝了。
第一次見到婦人,是他高中的時候,每天夜里從桃園通車到臺北補習,深夜十一點回到桃園,婦人總是準時地坐在候車室的木椅上,等待著的姿勢,不安的眼神,端整的打扮,好像等待著某位約好的人。
起先,他沒有特別留意她,可是時間一久,尤其是沒有旅客的時候,婦人就格外顯得孤寂。有一天,他終於下定決心,在候車室等待那婦人離去,一直到深夜落雨,一直到凌晨一點,婦人才站起來,走到候車室的黑板前,用粉筆寫著:『水,等你沒等到,我先走了。英留。』那時他才知道,原來候車室長久以來的這則留言,是出自那個婦人。
英是她的名字,水呢?應該是一個男人了,是一個甚麼樣的男人呢?像水一樣流走的嗎?
後來,車站的老人告訴他,婦人已經在候車室坐了二十幾年了,有人說她瘋了,可是她從不說話,也不知真的瘋了沒有。有人說,曾看見她打開皮箱,箱里裝的是少女時代的衣服,大部份的人都說,在二十幾年前的一個夜晚,英和她的水約好在車站會面,要私奔到某個不知名的地方,可是叫水的那個男人卻缺席了。
但是,英和水的故事真相卻無人知曉,經過那樣長的歲月,真實動人的質素也隨一列列開過的火車逝去,成為人們竊竊的私語,到後來,甚至也沒有人議論了。
他和叫英的婦人熟悉見過不少次面,才互相打著招呼,他感覺,英的微笑甚至是極老式的,二十年前的那種,還帶著少女的矜持。他和英也只是如此,互相間並未說過一句話。他有時候並不立即回家,直到英在黑板上寫:『水,等你沒等到,我先走了。英留。』才踩著輕輕的步子回家。在路上他就想,那水的男子是多麼幸福,竟可以獲得如此深切的愛,而他又是多麼可恨呀!
英和水的故事,介入他年輕的世界,使他有時竟因痛心的苦楚而失眠了。
有一天,他回家的時候,不再看到英的影子,問了車站的許多人都不知道為甚麼,這風雨無阻的婦人那一天沒有來。
第二天清晨,英殘缺的身體被發現在鐵道上,皮箱滾到很遠的地方。
旅客留言板上有她的字跡,只改了幾字:『水,等你三十年。我先走了。英留。』
他靠在留言板的墻壁上,用力捶打自己的心口,因絕望的心酸而落下淚來。很長很長的時間,他回家的時候總先坐在英坐過的位置,感覺英的脈搏還在那里跳動。每次他走過車站,心口就像被刀子割過。
十幾年後他父親過世的時候,他才知道父親的小名叫做『水』。


念書時,一位學姐拼了命的向我推薦這個故事;我一讀就很感動,但找了很多書局都找不到這一本《玫瑰海岸》。同學去臺灣考察我要她幫我找找,終於找到了這一本書,並且當成手信送了給我。這本書至今我仍然很喜歡,一直到今天讀這個故事,還是會覺得鼻酸、感動……

13 則留言:

Calven 烤蚊 提到...

那么那个妇人等待的,就是作者的父亲?

annie 提到...

老兄,
故事留的伏筆就是給你留的想象空間,
你覺得是就是吧~
我想也應該是的~

*Ah Bii* 提到...

好感人的故事。。。这么痴情的女人。
竟然等一个放弃她的男人,等了三十年!
问世间情为何物~

moon 提到...

女人等了这么多年
虽然 不知道是不是他们彼此间有承诺
但 如果想象作者的父亲就是水
那 水老早就忘记了承诺?
甚至他还结婚生子了
没有女人的生活依然过的精彩
心里不知道有没有女人的影子呢?
也许有 但就是忘了他们的承诺
好心酸的故事!

Santorini 提到...

十多年前读过了这个故事,当时年纪小,那感动离自己很远。也读了林清玄的几本书,当时他可说是畅销作家。记得他写了很多佛学风格的散文,读来很有禅意。

只不过,后来他本身有婚外情,被媒体揭发了,打击了形象,他也慢慢淡出艺文界了。当我看到那些可能过于夸张的婚外情报道,确实有点被骗的感觉。文字里的爱情那么美,原来都是堆砌编造出来的。

其实也没有什么,只是我傻吧!真正的爱情应该没有分对错,读者都对作家们太苛刻,他们也是人啊!

也许,不食人间烟火,唯美梦幻的爱情只能在小说散文中存在。继续在文字中寻梦吧!

ahmok33 提到...

曾经,我也是很喜欢这类触动人心的小说。。
在大学,由于是修读中文系,身边都是充满文学气息的朋友,大家醉心于研究文学。。
可是这几年,社会和生活的磨练让我逐渐忘记了自己曾喜欢的这一切。。
开了部落格之后,写作的那股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
要不是工作忙碌,我是可以每天都记录生活中的一切。。
朋友,你和多年前我所认识的一样,喜欢文学,喜欢看书。。

annie 提到...

Ah Bii,
這樣的愛情也只有書上才找得到了~

annie 提到...

moon,
故事讓人充滿想象的空間,
對吧?

annie 提到...

Santorini,
但是我是覺得寫佛書的人這樣很奇怪,
倒不是對他寫的愛情短篇嗤之以鼻;
但我沒想那么多哦,
喜歡的還是繼續喜歡,嘿,有點盲目~

annie 提到...

Ahmok,
你還記得我喜歡什么哦~

我跟你一樣,
有了部落以後又找回了寫作的樂趣,
只是我也挺忙的,很難醞釀要寫些甚麼~

ahmok33 提到...

我说过我是念旧的人,小时候的玩伴,几乎全部都是我的好朋友,当时的友情是最纯洁的,我已经把这一切深刻地放在脑海里,不时会想起,然后会心一笑,所以怎么会忘记你们个个的喜好呢?

幼幼 提到...

我在中学时候也看过这篇故事
也真的很感动
这么多年过后再看
还是很感动

annie 提到...

幼幼,
那一整本書我都很愛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