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04

玩。食物


突然發現我媽真是充滿創意。
小時候過年,喝莎士也好可樂也罷,我媽要是一閑空,就會剝些花生來吃。
問題來了,這根本就是很多人都會做的事,怎麼算是創意?
我媽可不是這樣的,她總是剝了花生便丟進可樂里浸泡,再咕嚕咕嚕一齊下肚。
花生泡軟了,並且充滿了可樂的香味,真好吃。
有本事想出這樣的吃法,這個該算是創意了吧。
想當然爾,有其母必有其女,我們真的很會舉一反三,
還會衍生其他古怪的招數,蘇打餅抹辣椒醬再灑上油蔥酥便是其一。
我已經不記得,究竟是誰先這樣吃蘇打餅的了。
首先想到的那一個,必然早已吃膩了那種餅乾,並且厭惡了果醬的滋味,
所以才會將辣椒醬抹上去,然後又不小心看到了辣椒醬瓶子旁邊的油蔥酥,
於是就灑了一堆上去,結果竟是意外的好吃呵。
這種滋味成了我們姐弟妹共同的兒時記憶,偶爾說起了,還會一起嘻哈亂笑。
我有一個喝美碌的方式也挺好笑的,
就是在美碌里加入炒香的花生,然後再慢慢品嘗。
我爸把祖父留下的雜貨鋪搞垮了,應該是被我們家的小孩害的,
他大概是被我們給吃窮了呵……

8 則留言:

Calven 提到...

蘇打餅抹辣椒醬再灑上油蔥酥好特别的吃法喔!哈哈。。得空试一试!

J.O 提到...

呵呵~的确很有创意涅:P
很久以前我的同事拿过一种饼干给我
里面就有附送辣椒(好像是麻玻出产的)
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呢

annie 提到...

calven,
我現在偶爾會想念這樣的吃法,
因為它有我從前的記憶。。。。

annie 提到...

J.O,
你說的那種餅干,
不知道現在還找得到嗎?
真想試一試。。。

阿查拉 提到...

我发现,annie的文笔很好。
什么时候该标点符号,什么该一行字打完,你都做的很好。不象我,什么时候该停,什么继续都弄得乱七八糟。
还有,就是你家吃长豆饭撒花生米的吃法原来是传自安妮妈妈。
长豆饭加花生米,倒是不奇怪。
令人佩服的就是那个可乐泡花生米,有够劲爆的!

annie 提到...

阿查拉,
我們家因為常常會做擂茶,
總是會炒好花生擺著,
想吃的時候就可以馬上做,
但它通常都成了小孩們的零嘴;
至於那個標點符號嘛,
大概是以前留下來的職業病,
因為啊,在報館當助編
必須幫新聞稿改正這些東西……

~珉慧~ 提到...

你行!but你妈咪更行!
佩服佩服!
(下回炒了花生,
一定要开罐可乐来试试!)

annie 提到...

珉慧,我媽那個花生啊,
是那種要剝殼的啦。。。。
你去買包來試試啊,
真的很好吃喔。。。。